查看: 85|回复: 0

相遇是缘,相爱是份

[复制链接]

527

主题

682

帖子

457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570
发表于 2018-3-18 11:2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帮一位骑友发的求婚贴,他今天会向他路上相遇相知的一位姑娘求婚,祝福他们!
听过许多邂逅的故事,它们总被描述的那么美好。时间大多是在午后温暖的阳光下,或者微风徐徐的傍晚。场景也大多是某家客栈,或者古镇的拐角又或者其他。
无非是两个素未谋面的人,偶然的相遇。而相遇这种事儿,人一生要经历多少?邂逅的美好在于相遇的本身,而非多么曼妙的时光抑或是浪漫的场景。换句话说,那些所谓的邂逅和在某个烟尘飞扬的建筑工地的不期而遇,田间地头开着拖拉机擦肩而过,甚至和在厕所忘了带纸又恰逢隔壁女厕丢进来一卷卫生纸没什么区别。没必要把老天爷说的和自己亲爹似得,只眷顾你,为你安排一场邂逅。
谈场恋爱,简简单单的,记住相遇的那时那刻就好。老天爷那么忙,人世间那么多事儿都得他老人家操心,哪顾得上你呢?一手撒出去的豆子,总有那么几颗碰撞在一起,没什么稀奇。
2d3369cb4b7d45a0b8407dc2ad684e96_th.jpg
邂逅一词最早出现在《诗经》中——邂逅相遇,适我愿兮。邂逅相遇,与子偕臧。素不相识的人不期而遇才是邂逅,其余所有的时光、场景无非是点缀,就像是人们以某种虚荣编织的外衣,穿上它就是一部《星语星愿》,脱了它可能就是《夜勤病栋》。
我甚至不知道我们的相遇算不算邂逅。但是至少,我们不在老天爷随意撒出的那一把豆子当中。他老人家费劲心机的埋下一段十二年的伏笔,却潦潦草草的安排了我们的相遇,也正是这个潦草的相遇,让我们极不甘心,我们并不打算辜负老天爷埋下的这段伏笔,谈一场恋爱吧,算是给老天爷一个交代。也请老天爷不要辜负我们,没事别瞎折腾,让我们快乐的相守一生。
我不知道怎么定义旅行,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谈旅行的意义。我选择骑单车走川藏线,简简单单的就是为了找虐。近两年我就是这么不安分,骑行了很多地方,徒步穿越了一些令人发指的路线。总是激情澎湃的上路,却犹如死狗一般回来。与我沉溺于同一种状态的,无非两种人,一种是衣食无忧小有资财又闲到蛋疼的人。一种是疲于挣扎在生活的漩涡中却没有胆量报复社会的人。很明显,我属于后者。
我没有过于留恋路上的风景,也没有成为路上的风景。只是狼狈不堪的遭遇了打劫和滚石,习惯了每天的骑行状态。直到最后一天即将抵达拉萨时,我才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好在我捉住了圣城最后的夕阳,擒住布宫最后一抹余晖。当我发出在朋友圈的状态后,也只是应付了她的留言。挺巧,有个女孩儿今天也到拉萨!
生命中有多少人来人往?要攀谈起缘分又是多么随意的事情。随意到只懂得用“挺巧”来形容每一个出现过在我身边的人。这是一种可怕的习惯,因为习惯,以至于不再留心那些细微的改变,也因此我险些错过了她。
c5c032513a924958854a96b8209b74a8_th.jpg
第二天一早,我起的很早,匆匆忙忙的收拾驼包,把单车擦拭一遍。接着习惯性的坐在客栈等待队友,却半天没有队友出现。直到健哥睡眼惺忪的起来上厕所,我才纳闷的问他怎么还睡懒觉?今天又有多少公里要赶?
看着健哥迷茫的眼神,我才一阵恍惚。还赶什么路呢?已经骑了二十多天,昨天下午就已经到了拉萨。那一瞬间我彻底茫然了。许多天以来,我习惯了早早的推着单车出门,从早到晚拼了命的赶路,突然抵达终点了却让我无所适从。这一天,我痴痴傻傻的坐在客栈的摇椅上发了一天的呆。这一天如何度过的我自己也不知道。
拉萨是一座圣城,在这里,一条路边的老狗似乎都会变的虔诚,成为佛的信徒。而我却在这满是信仰的地方,沦为一个麻木的囚徒,苟延残喘,行将就木!我没有再去布达拉宫参观,也没有去大昭寺小昭寺,更不要说纳木错和珠峰大本营了。
又过一天,当队友们全部出去游玩后,只有健哥和我一样,仍然无所适从。他突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老狼,去帮我挑一串菩提吧,我要送给我的老婆。嗯,顺便陪我去看看有没有藏刀。
我瞅了健哥一眼:想挑哪种菩提?星月吗?
健哥挖了挖鼻孔:嗯,我给自己买一串小金刚,给老婆买一串星月,然后找个活佛开个光。
健哥突然一扫之前的颓废之态,似乎这成了他一个新的目标。我知道,他懂我。
我们骑行在路上的时候,健哥就好奇的问我,手上戴的是什么?我告诉他,这是小金刚菩提。他不厌其烦的问我关于菩提子的问题,我也不厌其烦的向他吹嘘。借此证明我是个还算稍有品味的男人。
我有两串菩提子,一串小金刚,一串星月。同一种款式,相同的吊坠,相同的配饰。星月在买来后缠在手上几圈有些紧,它或许应该缠在一段如藕般的皓腕上。
陪人逛街是最无趣的事儿,尤其是陪男人逛街。我们俩坐着三蹦子到了八廓街,他被琳琅满目的藏文化的饰品吸引,而我只是拿着手机和人瞎贫。
da0bf62f39934ade9ce2a3779993d261_th.jpg
也许我始终觉得跟一个男人逛一天挺别扭,我想起了那个和我同一天到达拉萨的女孩儿。于是我在微信里和她聊了起来,打算约她一起吃个饭。说实话,我对她挺好奇,我十二年前就知道这个女孩儿,但是却从来没见过面。一个小丫头片子,见一见吧,也算是他乡遇故人。
我们大概下午三点多钟,约在一家叫做“新疆喀什柯罗兰”的餐厅。餐厅里充满了羊肉的味道。让人欣慰的是和这个女孩儿在一起的还有两个美女,唯一遗憾的是和这三个美女在一起的,还有一位中年大叔。我总觉得整个餐厅的羊膻味都是从他身上飘来。此时,我觉得我最英明的决定就是带着健哥一起过来。
我带着健哥的目的很简单:1、我身上没钱,约美女吃饭会很尴尬。2、我需要一架僚机。
于是,健哥很自然的就坐到了那位中年胖大叔和我中间,整顿饭下来,由着我可劲的胡喷。关键的时候,健哥可以插上两句诸如:我这兄弟毅力顽强,体格健壮,凭借着智慧和勇气战胜了川藏线上种种困难,并且团结友爱,认真活泼,主动帮助队友,带领全队安全抵达拉萨之类的话。
我只需要淡淡一笑:“哎,兄弟抬举了,不过嘛,这一路上所有的意外,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7e4165881b2a485396224e6691dfe4a8_th.jpg
牛逼吹到这份上,也够了。当然,话题不会只是这一路上的各种境遇,最关键的话题是,我和这个女孩儿怎么认识的?
我还没理清楚我们俩怎么认识的,这个女孩儿第一反应就是指着我的大声说:“他当年调戏过我姐……。”
十二年前,今年说来,应该是十三年前了,我念高中。这个女儿的堂姐正好是我同班同学,坐我前排。当然,我不是那种金链大哥,她堂姐也不是剥蒜小妹。我只能用正派、老实来形容自己,她堂姐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姑娘,经常帮我整理桌面上的课本。当然,也不排除她实在看不下去我那肮脏凌乱的课桌,为了不激化矛盾才帮我整理课桌。
总之,在整理和被整理中,我和她堂姐培养了深厚的革命友谊,结成了抄袭作业同盟。当然,作业是我抄她的,作为回报,我教会了她堂姐一项受用终身的技能——上网聊QQ!
她堂姐读高中时住在她家,老实孩子一个,对于那时流行起来的网络,简直是个小白。也多亏了我,发扬风格,拉她一把,才让她不至于被这个时代所淘汰。
39ecca157eb644d9828de0bc421b282a_th.jpg
当然,也就是从这里开始,我通过她堂姐,加上了她的QQ,她那时还是刚上初中的小屁孩。至于怎么加上她的QQ或者说为什么会加她QQ,我也记不清了,年代久远,无法考证!~
就这样她就生活在了我的QQ里,也感谢腾讯,人性化的设计和飞速的发展,期间我QQ号遗失过,但QQ总会推荐好友又加上她,最后流行了微信,微信也推荐好友,以至于她不曾在我的世界彻底无影无踪。
我始终没有见过她,偶尔在彼此朋友圈里留个言,点个赞。基本上和网友也没什么区别。直到我们真的见了面,我们才开始感叹:“你和我印象中不大一样!”
4fc1819015e84a758a7049ce939d644a_th.jpg
我看着她,总有种感觉:我是看着她长大的!而她看着我,似乎我应该是很帅的!
废话,岁月是把杀猪刀,一个在社会上浪荡了几年的人,能跟学生时代一样么?更何况我骑行了两千多公里来到拉萨,还能指望我细皮嫩肉?
这顿饭唯一的意义,就是我们俩见了面,见到了那个十三年前就知道对方存在的人。其他的都是在弥漫着羊膻味的胡吹瞎侃中度过。
吃完饭,有些尴尬,我身上没有钱,我看了看健哥。他淡定的坐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表示他也没有钱。我瞬间觉得带着他一起,似乎一点价值也没有。最后由女孩儿买的单。为此,我羞愧了好几分钟!
我和健哥走后,健哥一边剃着牙一边意味深长的说:“我觉得你俩终究会勾搭上!”
隔了两个多小时,我和健哥回到了客栈。健哥不知道哪里抽了风,看见客栈有个旅行的人在抄经。他也来了兴趣,和人家聊了起来。后来,也许是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也打算抄经。这是我们骑行二十天以来,见过他最正经的一天。他正经了,我就无聊了。
我不知道,那天这个女孩儿还发着烧,只因为我一句“我挺无聊的”,就从拉萨的另一头打个车来找我。我告诉了她,我在拉鲁客栈。不到一个小时,她就出现在了我的客栈。
那一天,我们在客栈里第一次合影,我把照片发给了她的堂姐。她堂姐十分的吃惊,我们开玩笑的告诉她的堂姐说,我们在拉萨遇见,打算在一起了。
当然,这真的只是个玩笑,我们那时并没有打算在一起。那天我们在拉鲁客栈坐到傍晚,决定出去走走,沿路找了一家叫做“梦故乡宴”的藏餐厅。我们点了一些藏餐,要了一壶酥油茶。靠着窗坐着,聊了许久许久。聊了彼此的故事,甚至有些从未与人说起的故事。
在这家藏餐厅里,我们互生好感。以至于在我们恋爱之后,还专门找朋友到这家脏餐厅里拍照,拍下了我们当时坐的位置。但是当时,我们仅仅是互生好感!
这天之后,她还要留在西藏继续她的旅途,而我这段旅途已经结束,即将离开。
然而,这一天实在让人回味。我与一个认识了十二年,却从未见过面的女孩儿见面了。这一天我才知道她的名字。
从拉萨返回上海的火车上,我回想起骑行二十来天的经历与旅途,回想起每一个经历过的事和人。试图把他们全部用文字记录下来。直到写到关于她的时候,我犹豫了许久。
但是最终,我还是写了下来,并且将文章发到了老家的公众号上。
回到上海之后,我收到过她寄的一张明信片,明信片上仅有两个字“晚安!”此后,我们再无联系。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了那篇公众号上的文章,她才找我聊起来。她告诉我,她知道我最后一段写的就是她。
也许有太多顾忌,或者太多现实的问题,我一直保持着理智。她在老家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而我却在上海难得回家。仅仅这个距离,就让我不愿意面对。更何况,我们之间除了那样偶然的相遇,却彼此并不了解。
鬼使神差,15年底,一次临近假期的出差,出差的地点离老家也不远,我索性回家一趟。就是这一次回家,我们又见面了,我们聊起了西藏,聊起了旅行,也聊起了我们。
于是,我们在一起了……。
当我再写起这些文字的时候,已经时隔一年,15年10月20日,我们第一见面。而16年10月20日,我打算带她去领结婚证。去年在喀什柯罗兰餐厅的单是你买的,今年领结婚证的钱,必须我出。而这篇文章,我希望它在我领结婚证的前一天发表,因为这一天,我要向她求婚。
好了,媳妇儿,给看客们絮叨了这么久,该说说正经事了。请你跟岳父岳母大人打好招呼,把户口本准备好,10月20日,在家乖乖等我,我会一早到你家里,然后带着你去民政局,民政局我都打好招呼了。
野有蔓草,邂逅者寥寥,藏域高城,余独悦故人,扶云触天,执手而归。山水复相逢,命里常见,相逢十二载初逢,唯吾与卿。
我与这个即将成为我妻子的女孩儿有个约定,我们会再找个时间,去一趟拉萨,转山转水转佛塔,去一趟喀什柯罗兰,去一趟梦故乡宴,再一起住在拉鲁客栈。随便找个路人甲,絮叨我那年秋天,累的狗似得骑车到了拉萨,遇到了一个在我QQ和微信里生活了十二年的女孩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特别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